<form id="jfl39"><font id="jfl39"><font id="jfl39"></font></font></form>
      <progress id="jfl39"></progress>
      <big id="jfl39"><sub id="jfl39"><thead id="jfl39"></thead></sub></big>

          首页>检索页>当前

          作文怎么写 老师来示范:在前人的井中捞出自己的月亮

          发布时间:2022-06-16 作者:仇士鹏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编者按:2022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目引发社会关注,如何写出高考作文佳作?如何提升考场写作水平?为此,针对今年各卷作文题,中国教育报课程周刊约请一线语文教师写“示范作文”,以期对今后的作文教学有所启发。

          作文怎么写 老师来示范·全国甲卷

          通常在人们的印象中,千古名句应当如贾岛所说的一般:“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是诗人心血与灵感的结晶,那当然是诗人独创的。但事实上,也有一些千古名句是直接移用和化用来的。

          晏几道的《临江仙》中有一句诗,“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是一字不落地照搬了前代诗人翁宏《春残》的颔联。为何原创默默无闻,反而晏几道抄来的成了千古传唱?想来,一方面是因为这句诗与《临江仙》的整体意境更相容,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另一方面,《临江仙》其余的句子也具有较高的艺术性,这才能相辅相成,让它在五千年的文化长河中始终熠熠生辉,而《春残》其他的句子比较平庸,于是沙子掩埋了珍珠。

          必须承认,晏几道有一双慧眼,所以才能捡起前人的遗珠之憾。事实上,向不出名的诗人使用拿来主义是很少见的,更多的是直接移用现成的千古名句。比如李贺的那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催生出了后世多少诗篇,欧阳修、段成己、元好问等都将它移用到自己的诗中,尤其是毛主席,一句“人间正道是沧桑”作对,成就了毫不逊色于原作的千古绝唱。

          在诗歌创作中,有一种专门的手法叫作用典,《文心雕龙》中解释说:“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它是对古事、古语的巧妙运用。比如王维的“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式微是《诗经》中的一首诗,其中有“式微,式微,胡不归”的句子,表达归隐之意。王维化用在诗中,便能以区区两个字传达出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和对隐逸生活的期许等复杂情感,不仅精炼了语言,让其更为古典雅致,而且丰富了诗歌的文学内涵。

          我想,化用的核心在于推陈出新,要能在引用中加入自己的创作,使诗句如同己出,拥有强烈的个人风采,这样才称得上是佳品。比如王勃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就是由庚信的“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化用而来。王勃的诗中,除了上下两句对仗工整,句子内部也能自行对仗,落霞与孤鹜,秋水与长天,可谓技高一筹。更重要的是,王勃所营造出的意境,其中的色彩美、动态美、虚实美、空间美和想像美,都不是庚信的原作所能企及的,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前人的水井中捞出了自己的一轮明月,于是它高卧在云端,墨香印染了青史。

          常言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能吟。后人在创作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前人的影响,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学习着同样的历史与文化长大,所能接触的自然风物大致相同,在提笔时,必然会有一些断章残句从记忆深处浮现,一不留神就落在了纸上。北宋时盛兴过一种集句诗,是从现成的古诗中各摘取一分句,巧妙组合后形成一首新的诗,王安石、苏东坡与辛弃疾等诗坛名家都拼接过集句诗。这当然是游戏之作,但它同样证明了,借鉴在诗歌创作中的可行性与存在的合理性。

          不过集句诗的创作看似容易,实则极为艰难,因为它最终要形成一首新的诗,所以必须毫无斧凿的痕迹,不能显得生硬、别扭,这便要求诗人有丰富的知识储备,并对前人的诗歌有着深入的认识与掌握。它也变相指明了诗歌创作的途径,移用、化用都是学习与积累的过程,只有博闻强识后,才能有灵光的乍现,才能有独创的底气与能力。

          独创在创作中的地位是无可争辩的。能够独创出一首佳作,是诗人这个身份最光彩照人的荣耀。李白在游黄鹤楼时,俱怀逸兴壮思飞,本想作诗一首,突然看见了墙上崔颢的题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气格高迥,浑若天成,让李白心中本已经有文字显形的诗稿硬生生地被江上的长风吹散了,“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一首独创的好诗,让一代诗仙也不得不低头。后来,李白登临金陵凤凰台,写下“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又何尝不是在模仿与致敬崔颢?这首模仿千古名篇的诗作,后来也成了千古名篇,一片土地上能生长出两棵参天古树,只有烙印着独创印记的才情才能有如此充沛的生命力。

          如今的我们,不仅有唐诗宋词,还有元明清、近现代无数文人墨客留下的锦绣文章。这是一口以五千年为直径的井,我们可以从中取水浇灌生花妙笔,也可以捞出一轮月亮,而我们取的水越多,这轮月也就越发圆润、明亮。

          (作者仇士鹏,单位系江苏省淮州中学)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onglou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日韩欧美中文字幕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