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fl39"><font id="jfl39"><font id="jfl39"></font></font></form>
      <progress id="jfl39"></progress>
      <big id="jfl39"><sub id="jfl39"><thead id="jfl39"></thead></sub></big>

          首页>检索页>当前

          “00后”最想从事的新兴职业——做一名职业UP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22-06-10 作者:梁丹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2022年,是第一批18岁上大学的“00后”初入社会的一年。随着“996”“007”“社畜”成为年轻人对职场新的想象和恐惧,更加多元、新鲜、自由的灵活就业受到了更多年轻人的青睐。智联招聘与B站联合发布的《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显示,视频UP主(在视频网站上传视频的内容创作者)、电商博主等是“00后”们最想从事的新兴职业。

          屏幕截图 2022-06-10 095234.png

          《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显示,76%的00后愿意或正在从事新兴职业

          根据今年年初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灵活就业人口已经达到了2亿,占全国劳动总量8.9亿人的22%。新一代年轻人在多元就业观下,正在更为主动、积极地拥抱着灵活就业。

          选择:成为一名UP主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传统演出行业一度停摆。疫情第一年,青年演奏家尔东和小明没有一场线下演出活动。能不能把舞台搬到线上?经过半年准备,2020年11月,尔东和小明成为UP主,开始了做自媒体的新体验。

          “我们最初就决定全职投入。”小明说,毕业后,随着对行业了解的加深,逐渐觉得“传统的音乐职业路径比较难以发挥演奏者的个人优势”。

          微信图片_20220610095855.jpg

          尔东和小明是大学同学,两人都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传统的职业路径本该是进入乐团做乐手或者在学校、培训机构做音乐教师。但在小明看来,与很多“向内”的音乐生不同,自己和尔东有着很强的分享欲,性格中的“外放”元素更突出。在粉丝为他们的视频作品打上的标签中,“好玩”“搞笑”是高频词。

          微信图片_20220610100223.jpg

          尔东和小明《如果专业音乐人给游戏配音...》视频标签

          “传统演奏行业不需要你呈现出‘逗’或者某些特立独行的特质,但是要是做自媒体,这反而是你最具个体独特性和魅力的地方。”小明说。

          在最初,尔东和小明的师长并不看好他们的选择。“可能觉得有些遗憾吧,就像大学毕业了结果你去摆摊卖煎饼。”在尔东和小明复刻动画片《猫和老鼠》古典音乐的视频发布后,这个“厚积薄发”的作品意外成了爆款,也成了他们的代表作,帮助他们获得了一大批的专业认可。

          008rRzWlly1h32x8b9lfjg30dc07iqv5.gif

          尔东和小明用钢琴和小提琴复刻《猫和老鼠》

          复刻《猫和老鼠》有着极高的专业难度。由于版权保护,很多音乐没有现成的乐谱,并且在当初录制时,乐团乐手一边看着画面一边演奏,因此,音乐的停顿、舒缓急促无法固定下来。这种演奏方式虽然能实现音乐与故事情节的完美契合,却给尔东和小明带来了演绎重现的巨大挑战。

          一个音一个音地“扒”,仅用钢琴和小提琴完成画面中笑声、鸟鸣、劈大树等所有声音的再现,尔东和小明两个人干完了一整个交响乐团的工作量,“这是我们这些年干过的最难的一件事了。”

          视频发出后,小明有整整两天都在忙着回复老师、同学发来的问候,不少老师主动抛来了合作的橄榄枝。2021年,上海交响乐团邀请尔东和小明参与了自己的音乐节。两个年轻演奏者,与一个权威乐团合作,他们感到很兴奋。“这在之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小明说。

          微信图片_20220610094846.jpg

          尔东和小明探班上海交响乐团 视频截图

          对于历史科普类UP主安州牧而言,强烈的分享欲也是促使他发布第一条视频的原因,成为UP主是他实现梦想的路径。

          微信图片_20220610094851.jpg

          UP主安州牧视频平台个人主页截图

          本科毕业后,安州牧成了影视行业的一名“打工人”,跟组做编导。从业四年,他看到很多打着历史剧旗号的剧组,并没有对历史抱有敬意,甚至缺乏基本的历史常识,不断消耗着观众对历史题材的热情。渐渐地,安州牧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感到悲观,“这样的工作对我而言就只是为了赚钱,没有一点儿别的意义”。

          如何在平庸的生活中突围?大学学习历史专业的安州牧从小就喜欢写故事、讲故事。大学社团中接触到的视频拍摄,则让他在小说之外找到了另一种讲述语言。于是,他决定用电影演绎历史,重现历史的风云际会。

          2021.9月安州牧在新疆进行拍摄时在温宿托木尔大峡谷.jpeg

          2021.9月安州牧在新疆进行拍摄时在温宿托木尔大峡谷

          从兼职UP主做起,到2020年底,当安州牧发现“可以依靠兴趣养活自己”后,他成为了一名独立的全职内容创作者。

          008rRzWlly1h32x8a4lu1g30dc07i7wh.gif

          安州牧作品《北洋时代01》 视频截图

          曾经,安州牧最大的梦想是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按照传统影视行业的发展路径,这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但成为UP主后,安州牧已经推出了《北洋时代1912—1928》《风云南北朝》《西北有孤忠》等系列视频,运作自己的品牌也帮助他获得了更多关注和资源。他说:“在离开影视行业后,更接近自己的电影梦了。”


          困惑:成名在望的想象

          对于伍团子而言,做UP主的念头最早可以追溯到自己15年的闺蜜、一位时尚博主身上,“当时听她说用一年的收入在重庆全款买了两套房,原来博主可以赚这么多钱”。

          微信图片_20220610101537.jpg

          伍团子在最新一期的经验分享视频里谈到“校园UP主月入3万 给新手UP主的8个实用建议”

          有钱、有闲,能够更体面、更自由地养活自己,对于不少徘徊“门外”、好奇张望的年轻人而言,这是UP主等自由职业颇具吸引力的地方。但和很多外行人的想象不同,规律甚至更加节制,是很多全职UP主生活的常态。

          每天早8点起床吃饭,绕着小区门前的湖堤散步两圈,中午自己下厨做饭,练书法、看书,很少社交……这不是老大爷们的日常,而是尔东和小明的典型一天。

          微信图片_20220610094835.jpg

          尔东和小明的视频“复刻《猫和老鼠》第一弹”简介中提到视频准备与制作期间UP主的工作状态

          最初,尔东和小明也肆意挥霍过时间,比如把整个上午都睡过去,临近发布期时再通宵拍摄、剪辑。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这样的节奏并不可持续,“如果你要长期稳定地做创意工作,你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直接决定了作品的质量”。

          “自我管理做不好,自由职业的‘自由’,反而会成为‘不自由’。”两年全职UP主的经历后,伍团子也越来越体会到,时间管理尤其情绪管理是自由职业者面临的考验。

          比起生活工作互相交织、不分彼此的最初状态,如今的安州牧也对两者进行了彻底切割,“决不轻易把工作带回家”,作息也更加规律。在他看来,没有了上下班时间的外在力量规范,UP主等灵活就业者更需要自己保持节奏,才能让这份职业更持续地做下去。

          现阶段,UP主创收的方式主要有接商业推广、开发周边、获取视频平台为内容创作者提供的奖励金等,本质上是将积累的注意力资源转化为一定的商业价值。

          随着UP主职业化趋势的愈加明显,依靠做UP主养活自己,是吸引更多年轻人全职投身的重要因素。目前,尔东与小明的全网粉丝数已超50万,安州牧的有近100万,都已是各自细分领域内的头部UP主。但对于他们而言,为自己寻找到成功的商业化之路,依靠内容创作带来更好的生活仍然并不容易。

          在剧组工作时,安州牧的收入在行业内属于中上,能够维持自己不错的生活。全职做自媒体后,依靠周边出售带来的收益和平台激励,“总的收入是增多了,但除掉成本,落到个人的收入其实没法和之前只做‘打工人’时比。”安州牧说。

          在观众对视频更新频率和质量越来越高的期待下,去年,安州牧成立了一间小小的个人工作室,由专人负责视频剪辑、特效制作等。

          在安州牧看来,“兴趣先行”是UP主等自由职业最显著区别于其他职业的地方。“很多工作即便不喜欢、不热爱也能干,但成为UP主,必须有强烈的热爱和激情。”

          把兴趣变成职业后,安州牧走得很慎重,“我不希望这条路中道崩殂。那样的话,相当于兴趣和职业都没有了,对我的打击会很大”。

          15岁那年,在地理老师的引领下,“90后”UP主、星空摄影师叶梓颐第一次领略到了无垠星空的浩瀚神秘。

          叶梓颐在拍摄星空.jpeg

          叶梓颐在内蒙古乌力吉拍摄星空

          7年前,叶梓颐辞去了外企广告公司的高薪工作,成为一名全职“追星人”。在北极拍摄日全食,在玻利维亚拍摄星空下发光的盐沼,在西藏纳木错拍摄银河,一路走来,她成为被不少年轻人羡慕的、“把兴趣变成职业”的酷女孩。

          微信图片_20220610094924.jpg

          UP主叶梓颐视频平台个人主页截图

          星空摄影虽然是一个小众领域,但和汽车、摄像机、户外设备等有着天然的广告场景关联。作为前广告人,叶梓颐也表示,借助自己工作积累的媒介经验和人脉资源,自己的商业化启动得很快。

          即便有如此优势,叶梓颐也因为“实在没有钱”,又上过一段时间的班。

          从喜欢上星空摄影到现在,叶梓颐已经和天文相伴了十多年,在她看来,除了兴趣可能无法满足“要更好面包”的愿望外,把“兴趣当职业”的副作用还有容易“相看两厌”。

          008rRzWlly1h32x89oi3tg30dc07ix4d.gif

          叶梓颐拍摄的圣诞节冰岛极光大爆发 视频截图

          在沙漠里独自一个人睡在车里,开着座椅加热带来的“又冷又热又干”的体感,仿佛是被“架在火上烤”,叶梓颐说,有好多次都想过放弃。而每当这样的时刻出现时,“看到照片时的惊喜,想要实现梦想的力量,又会把自己拉回来,再坚持下去”。


          竞争:UP主是一个好的职业选择吗

          在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媒体的时代,UP主的门槛似乎在降低,一台手机、一个角落,就能完成拍摄制作。“大牛纷纷下海”是小明对今天视频内容创作领域的感受。安州牧观察到,相比于早些年,只是简单地梳理知识内容就能吸引到粉丝,现在,“观众的知识积累在增加”,同样的内容放到现在,观众不会再买账。

          微信图片_20220610103214.jpg

          UP主“白金交响乐团”发布视频:在星海音乐厅演奏“蜜雪冰城”

          随着视频领域成为大众注意力的集聚地和观众对内容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UP主行业吸引着更多优秀人才的加入。

          成为UP主后,小明身边的不少同学、老师也尝试着创建了自己的自媒体账号。“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很多都是大演奏家,在音乐厅做专场演出的,怎么会在线上免费表演。”小明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专业、权威的演奏家加入进来,“我们已经看到这个趋势了。”

          专业权威带来的“降维打击”、观众对深度内容的需求,都在让UP主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费力”的工作变得更具挑战。

          “对于现场演奏会,大家会接受有瑕疵,因为那是现场感的一部分。但是对于视频,观众是期待完美的。”一次,尔东在视频中弹了一个C9和弦,字幕上出现了“C9减”的说明,尽管画面只出现了不到两秒,还是有粉丝关注到了这一失误并留言纠正。

          在高强度的内容输出压力下,成为全职UP主后,小明和尔东每天的练琴时间显著增长,“以前还有纯粹的休息时间,现在我们不管是阅读还是练书法,都在思考怎么样转化,怎样更好地为内容创作服务”。

          008rRzWlly1h32y567cxwg30dc07i1kz.gif

          安州牧《西北有孤忠》 视频截图

          讲述归义军故事的系列视频《西北有孤忠》是安州牧参观敦煌莫高窟时产生的选题,也是他做得最艰难的视频。“归义军是敦煌壁画背后的‘无名英雄’,应该有人讲述他们的故事。”但是作为史料缺乏、记载存在断层的历史群像,视频中呈现的每一句话都需要安州牧付出大量的努力。

          在成为UP主之前,安州牧的职业焦虑来自“是否还要继续没有意义地浪费时间”,成为UP主后,他更大的焦虑则是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自己的能力是否就只能到这儿了”。

          从互联网大厂辞职后,伍团子先后利用自己的求学、实习和求职经历,完成了几期视频的创作。

          微信图片_20220610104033.jpg

          UP主伍团子的部分视频作品

          “下一期内容你还能做什么?”伍团子的父母曾表示过担忧,“如果你有一天吃完了老本,还能继续分享什么呢?”

          走在全职UP主的第三个年头,伍团子说,“永远不要因为别人都在做什么,所以才去做什么”。她表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此作为自己的“饭碗”的,“做UP主首先要认识自己,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决定”。

          UP主是理想职业,是没有“996”“007”的桃花源吗?

          从职场“社畜”到“自由人”,叶梓颐清楚,“没有完美的职业”。面对前来咨询、对自由职业心动的年轻人,她反对一个人只是因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就放弃、离开。

          008rRzWlly1h32y558bmbg30dc07ib1p.gif

          叶梓颐在访谈中说:“拍摄星空永远让你保持在一个好奇的状态。”

          “自由职业再自由,它的落点依然是职业。”直到今天,叶梓颐依然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继续回去上班。“有时我也常常怀念之前上班的日子,至少收入稳定不用担心生计,虽然加班但出了错有人帮你顶着。”她笑言。

          尽管在今天,类似UP主这样的新兴职业依然面临职业发展路径尚不明确、社会保障未全面建立等问题,但仍有一批批年轻人充满朝气与期待地“闯入”。对此,安州牧觉得,尽管全职需谨慎,但作为一切皆有可能的时间段,“大学是最好的试验期,不怕浪费时间更不怕失败,在这个阶段,可以大胆地去探索自己的可能”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22年6月10日 记者 梁丹  第5版 版名:深度周刊

          图片来源:Bibili用户截图、央视新闻、智联招聘、尔东和小明、安州牧、伍团子、叶梓颐、白金交响乐团视频截图

          本文只为传递信息,如存在文章/图片/音视频等资源使用不当的情况,请联系中国教育新闻网。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onglou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日韩欧美中文字幕文学